« 2006年9月 | トップページ | 2008年2月 »

BLOG

http://www.frick.nu/cc/blog/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akuanchen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最近心裡老是有的念頭哪天有空要把部落格文章存檔起來

沒想到

預感趕不上變化

還是來不及了!!

今天上了無名

確定因為太久沒上站而被刪除該帳號了!!!!

真是天打雷劈啊

連帶

所有文章與照片通通都隨風而逝

我想哭但是哭不出來~!!!

上孤狗搜尋也只救回20篇左右的文章

重要的文章怎麼找也找不著了

傷心啊~

続きを読む "恨"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sing more songs

我現在正在電腦前面研讀GIS,耳朵聽的是正在丹麥電台轉播的男生合唱音樂會,音樂會在哥本哈根舉行,而安先生,正是合唱團成員之一!

這兩個禮拜拉拉雜雜聽了六場合唱音樂會吧,其中的三場安先生有參與,看他穿著露了兩隻尾巴的燕尾服還真是有意思,尤其是當某一場有電視台錄影的時候,正襟危坐的樣子,讓下面的我不時暗暗偷笑,這我當然是不會告訴他的,就當作是今年聖誕節的驚喜吧。聽說聖誕節時會重播。

另外,我非常喜歡The real group的那一場,起先我還以為有背景音樂伴奏,直到安先生說我才了解,所有都是由人聲配合默契完成的!天哪!真是太美妙了!~模仿小號的聲音像到讓我起了雞皮疙瘩,也暫時忘卻失去外婆的悲傷。當他們到台北演出時,別忘了去聽聽啊!!!

| | コメント (3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再見,外婆

外婆走了,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。

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,在出國前一天?我俯身摸了摸外婆細如雞爪、那雙曾經做出好吃東西、種出各種不同蔬果的手,溫暖依舊,卻不見了生氣。外婆,我會為你祈禱,可是,你答應我,你至少要等我回來,好嗎?

在赴音樂會前一刻,我接到了簡訊。音樂會前半部,Real group美妙的歌聲伴著我的淚水緩緩而下,安先生只是緊抓著我的左手,給我溫暖。某一歌詞:Life is gone gone gone, you have to run run run, for fun fun fun...外婆,你享受了人生嗎?我希望你的答案是肯定的。

夜晚,安先生希望藉由我的敘述,來轉移我的哀傷:何不說說你和外婆相處的情形呢?滿腹的回憶湧上來,該從哪裡開始,千言萬語,卻再也見不著。我在他懷裡啜泣著,無法言語。等心情稍為平復,我緩緩敘述了小時後的一些事情:外婆總是張羅著過年的大菜,還會偷偷塞紅包給我們......外婆解救了我的小命,在民國七十一年小兒麻痺大流行時,機警的在我發高燒時趕緊帶我去看醫生.....外婆.......

哭聲是有感染力的,安先生一邊聽一邊掉淚,想到早逝的外公外婆,抱著我是另一陣痛哭......兩個眼睛哭腫的人淚眼相對,往事只能追憶。

外婆,謝謝你,願你好走。再見,外婆。

| | コメント (3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Århus--丹麥

R0021290 R0021322 R0021293 R0021299 R0021304R0021308 R0021319 R0021316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童軍團裡的美國人

昨天的童軍團多了一位美國人,他並不是童軍,只是"借住"在這裡,用自己的知識專長等換取住宿,順便旅行,上一站在瑞典的嚴雪平YMCA。

唱完團集會開始儀式歌之後,由他來帶領活動,他帶領的是"破冰裡的馬戲團",如果你接受過公訓系PA等相關的訓練,就知道活動整個進行的方式,是吧,看倌?因此過程就不再贅述了,我從他身上學到了:1。把握自我介紹的時間。可以說一些幫助人際助你的名字的方法,如tall、paul。由於在異地,對這個國家的讚美要真切的表達出來,讓他人更能感受你是如何以身在這塊土地上為榮。2。認識他人的名字時,可以俏皮的說一些聯想,套句中國人常說的,就是"找關係"。例如有位伙伴叫做蘇珊娜,何不當場就唱一段,喔蘇珊娜......這會使對方對你的印象大好。

我的毛病就是太過害羞,由於語言不流利的關係(不論是英語或是瑞典語),我一定要加油呀~~~!!!向這位美國人學習。

| | コメント (1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漢娜的女兒

這本書是我從剛生下女兒的台灣朋友那兒借來看的,也許我和約翰娜最像?!

生活總是充滿著挑戰與挫折,其中最大的,對我而言,就是操控權吧,尤其當對象為金錢的時候。那是一種什麼樣的轉變,當你的日子與過去在台灣忙的不見天日時完完全全的不一樣?是吧,在這當然是要唸書了,其他時間呢?

我不喜歡太過依賴的感覺,不過,進行一些原本看來容易的申請案卻無法成功時,真的很想殺人。舉例來說,為什麼我獨自去兩家銀行申請帳號時都被打了回票,而安先生一出現,就可以什麼都搞定?為什麼呢?這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,同樣在申請ID卡的時候也是一樣,這意味著什麼呢?

是誰曾經看了我的手相,他說我的掌心厚實明顯就是喜歡掌權的手......

我在這裡一個半月了,我想要讓自己更堅強、更強壯,一如在台灣時。我有這份信心嗎?

| | コメント (1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隆德合唱節

最近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,這也意思安先生這幾個禮拜忙到爆炸,因為他本人也是合唱團員之一。

昨夜中途翹掉童軍團之後,往音樂會會場移動。由於我並沒有買票,因此只能站在外面聽。會場是以體育館的場地鋪上保護墊子以及相關佈置整理而成,另外還有大型投影幕。從我這角度剛好可以看到一點點點的螢幕,因此,我大概知道裡面的情形,突然回憶起群長年會在活動組裡面大搞燈光音響的有趣經驗,啊,已經是四年前的事情囉,操控感,是的,當你享有操控活動進行的權利時,只覺得我就是神了,離題了。

此次曲目為全版"布蘭詩歌",除了舞台有火焰等特效加分以外,另有現場交響樂團伴奏,我在外頭雖然是罰站的狀態,但也聽的很開心,雖然我還拿著施叔青的小說一邊翻閱。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Kivik蘋果節

一年一度的蘋果節,照例,場中央有著以三萬五千顆、三公噸、七萬支釘子組成的大型蘋果壁畫,真是壯觀。

R0021247

| | コメント (1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射擊定向

我總算是見識到這另類的定向比賽了。比賽於丹麥的AALBORG進行。

比賽規則是這樣的:

徒步定向(第一張地圖,跑完會引導你到射擊場)-

射擊(取槍後,將地圖交由工作人員,由他帶你進入靶場,並且確認你是否射中目標。趴著射擊,五發必須全中,若有一發不中,就必須接受"處罰"。處罰方式為繞著圍好的場地跑步,一發不中,就罰跑一圈,五發不中,就跑五圈!每跑完一圈需到punch處做記號,以利工作人員確認你是否乖乖接受處罰。之後跑向換圖區,拿第二張定向地圖。)-

徒步定向-

射擊(站立,同樣五發。)

--------

定向途中加入任務挑戰增加困難度,我認為蠻有意思的,也許台灣可以試試看。另外,就我所知,瑞典的童軍每年會有一場定向+任務(如生火斷繩)的大型比賽,也許明年............??

続きを読む "射擊定向"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LOMMA的海水浴場

龍德LUND外海的城市LOMMA有綿長的海岸線,由於屬於沙洲地形,自然就可以去那裡玩水啦。夏日滿滿都是人的景象我並沒有見識到,因為接近初秋,沙灘上就只有我們兩個人,然後,我就被抓入水溫低於廿度的海水裡。

真是夭壽冷~~~

在水裡只有一直動才可以擺脫寒意,但是這裡的沙洲太發達,以至於我往前跑了一百公尺水還是只有在我的小腿肚附近徘徊,這對怕淹死的我來說是個大好消息,但就沒法享受浪裡白條的樂趣。

我們繼續往前衝,好不容易水到了我的肚子附近,我快意的游來游去,自以為是優雅的小美人魚~但這種水高對安先生來說還是不夠,所以他又把我拖到更外面。要知道,我只要腳踩不到底,所有會的游泳姿勢就會忘的一乾二淨,我一面尖叫一面像是無尾熊一樣攀住他,幸好他只呆了一下就往回走了。

我想我永遠無法克服深水的恐懼感。XD

他媽說,一年只要在海裡游泳25次,冬天就不會感冒,還有21次,這個目標似乎無法達成。

続きを読む "LOMMA的海水浴場"

| | コメント (2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« 2006年9月 | トップページ | 2008年2月 »